龙虎斗开户

中国石油
首页 > 科技创新
草原之国固井人——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项目员工素描
打印 2019-11-18 17:02:48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?  八九月的蒙古高原,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。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固井项目部抓住最佳施工季,为企业发展拼搏奉献着。“我们发扬大庆精神,扎根蒙古高原13年,累计固井超千口,树立了大庆品牌。”黝黑脸膛的项目部经理姜乙东说。
01草原之国固井人——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项目员工素描20190924102657_679921.jpg

  今年5月,21区块第一口水平井技套固井施工现场,全员顶着沙尘暴苦战3个小时,顺利完成任务。

  于涛:10年事业立在蒙古国

  “三十而立”。30岁的于涛来到蒙古国项目,一干就是10年,他把事业立在了蒙古高原,如今是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固井项目部经理。
  回首这10年,从黄沙漫漫的草原路到笔直锃亮的柏油路,从最初的几口油井到近百万吨的原油产量,他们的固井项目也越做越大。
  于涛清楚地记得,2012年11月23日,暴风雪。正赶上化学药品通关,当晚他带着取好的样品,驱车前往300多公里外的乔巴山市化验。大雪有半米多厚,所有的路都被封住了,越野车在草原上左冲右撞,趁着月色奔着大致方向走。夜里11时,车后减震弹簧脱出,他拿着手机给司机照明,抓紧抢修。北风刮起地面的雪花打在脸上,扎心地疼。司机满是油污的手冻得僵硬,他拽过司机的手放到棉衣里取暖。经过50多分钟的抢修,终于重新上路。
  2013年,固井项目扩大施工区域,要在100多公里外的21区块建立新基地。为保证塔木察格原油生产,要求新基地3天建成启用,于涛带领员工投入会战。没有水,去井队找;没有电,架几盏强光手电挑灯夜战;没有吃的,嚼几口方便面……15栋板房、10个集装箱、9座立式罐、1栋化验室全部整齐就位,三天两夜,一个崭新的基地落成了。
  10年海外,临别送行已是家常便饭,但有一次让他记忆深刻。那一次,妻子和儿子一同去火车站送他,在候车室等候上车时,儿子笑呵呵地黏着他说:“爸爸,把我也带去蒙古国吧,哪怕就待一天也行啊。”看着扭过脸的妻子,他一时无语,抱紧了孩子:“儿子,在家要好好照顾妈妈,你是个小男子汉了。”
  10年光阴无痕,岁月沧桑有迹。像于涛一样,无数大庆石油人讲责任、敢担当。蒙古国草原绿了又黄、黄了又绿,见证了他们的不懈奋斗和无悔的青春岁月。
  姜乙东:老兵13年,这里也是家
  今年50岁的姜乙东,在蒙古国固井项目是元老级,现任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固井项目部经理。2006年踏上蒙古国市场时,他头发还是黑黑的。13年过去了,他说除了大庆,这里也是家。
  他很少和人说起当年的艰辛,但他永远也不会忘记。当年,他自己装运水泥,自己化验泥浆,自己进行施工设计,自己组织施工。“那时信号特别不好,资料方案回传大庆,一等就是半天,特别急人。”
  曾经他们要运送6个立式罐过海关门,但超高。“等着用呢,想办法,和人家商量,把地面刨开。”姜乙东和另外几个同事用镐刨、用钎撬,地面冻得十分坚硬,干了3个多小时,设备过去了,他们又给恢复原貌。海关的人感叹:“今天见到了大庆人,真不简单。”
  今年,4台水泥车保蒙古国3个区块固井施工,设备使用率高。7月10日,一台固井液力传递系统出现故障,需要卸下250多公斤的循环泵。现场没有吊车,姜乙东和几位同事人拉肩拉,冒着38摄氏度高温,一干就是3个多小时,保证了第二天正常施工。
  姜乙东在家中排行老大,可这么多年没能在父母跟前尽孝,都托付给了弟弟妹妹。当年来蒙古国时,儿子才12岁,如今儿子已在油田参加工作了。他经常打电话让儿子去照看爷爷奶奶。80多岁的老父亲是石油老会战,他理解儿子,每次接通姜乙东电话,都嘱咐他好好干,不要怕苦。
  大庆是姜乙东出生的地方,而他把壮年献给了蒙古国固井事业。“我见证了项目一天天壮大,要干到退休,舍不得这里的弟兄们,还要为企业多做些事。”姜乙东说。
  石磊:新兵4个月,婚期一再推
  寸头、圆脸、戴着眼镜,90后石磊,到今年9月12日,已来到蒙古国项目部整4个月了,任项目工程师。
  短短4个月,让石磊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辽阔的大草原,而是几天一次的沙尘暴。“春天的蒙古高原,无遮无拦,风一起,沙满天。”石磊说。
  井打到哪里,固井服务就到哪里。塔21-52-P1井是一口重点井,5月16日,石磊提前做好水泥浆化验,连续盯着5个多小时,直到达到设计要求。“这里一人顶多岗,在大庆专门有化验人员。”
  第二天,他和队友们上井固井,摆车、准备泥浆……一切就绪,3时整固井开始。此时狂风大作,远处黄沙漫天。“沙尘暴来了,做好防护。”老师傅喊道。
  “固井一旦开始,就不能停。”石磊在现场紧张忙碌着。不一会儿,沙尘暴袭来,能见度不足10米,小沙粒打到脸上火辣辣地疼。石磊紧盯现场,计算好注灰量、顶替量。“一点儿不能出差错,确保固井质量。”3个多小时,人机不停,共注灰95立方米,替泥浆33立方米,施工顺利完成。而此时,沙尘暴也过去了。石磊的脸上、脖子里全是沙尘,只有牙是白的。
  6月10日,是他和未婚妻赵冰玉计划举办婚礼的日子,但因两个区块都有固井施工,他走了没人替,便给未婚妻发了短信,说8月回去办婚礼。8月13日深夜,他和赵冰玉视频联系,告诉她又不能回家了。“她也在大庆钻技工作,肯定是有意见,但她理解我。”
  石磊是吉林人,2014年从重庆科技学院石油工程专业毕业来到大庆油田,他知道来这里工作会很艰苦,可到了蒙古国,比他想象的艰苦多了。“我的师傅,还有同事,都是这么干的,从他们身上我认识了大庆人,更被他们的精神所感动,我也为成为大庆人而自豪。”石磊声音不大,却发自内心。“这孩子非常积极,什么事都抢在前,工作起来很认真。”固井项目部副经理苏海光对石磊的工作很满意,“等施工期结束,我们一起去喝喜酒。”
  苏海光:9年情洒蒙古高原
  瘦瘦的、黑黑的苏海光,是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固井项目部副经理兼matad项目负责人。8年前,孩子刚会叫爸爸,他很不舍,但作为工程师,他还是背起行囊,踏上距大庆千里之遥的蒙古高原。
  “我是一名石油人,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。既然走出来了,就要干出样来。”事实证明,苏海光的确是好样的。
  每年10月底,蒙古国已是寒冬。2012年11月,固井工程接近尾声,连续接到几口井油层固井任务。为了不耽误每口井的完井施工,苏海光他们干到最后一口井已是22时多。深夜气温达到零下38摄氏度,苏海光虽然穿着很厚的棉工服,站在钻台上却已冻成了“冰棍”,睫毛上是一层霜。
  2014年,由于分区块作业,他来到了蒙古国21区块工作,一边作为技术员组织上井,一边管理水泥料场的日常工作。管理水泥料场交给蒙方员工来做后,他每天都与蒙方雇员沟通,交待日常工作和安全注意事项。料场水泥堆放、装卸和蒙方管理工作都井井有条,而他长时间在烈日下暴晒,皮肤更加黝黑了。
  夜深人静时,苏海光最牵挂的还是家里的4位老人。“虽然老人打电话说没事儿,可知道他们很需要我。”说起老人,苏海光眼里噙满了泪,“我必须把工作干好,休假时好好陪他们。”一个7口之家的顶梁柱,让铁人精神在辽阔的蒙古草原上传承着。本版供图 余虹娜 于涛 (记者 张云普 通讯员 余虹娜)

 

02草原之国固井人——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项目员工素描20190924102654_776597.jpg
① 今年7月,20区块马塔德大包井项目顺利开钻仪式现场,甲乙方代表合影留念。

03草原之国固井人——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项目员工素描20190924102655_949721.jpg

  ② 9月9日,20区块马塔德项目第一口井油层固井施工现场,项目经理于涛(右一)参与施工接水泥头。

 04草原之国固井人——大庆钻技一公司蒙古国项目员工素描20190924102656_249675.jpg

 ③ 19区块基地篮球场上固井员工与蒙古国员工篮球友谊赛激战正酣。

  http://news.cnpc.com.cn/system/2019/09/24/001745955.shtml

2019-10-09 来源:中国石油报

本文由http://www.mdsnordion.net/zsjy/1481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人力(1)   家庭(2)   思想(2)

下一篇:让党建成为看得见的生产力 大庆采油五厂党员干部深蹲基层解疑难上一篇:8年“钻”出68亿元——大庆钻探艾哈代布项目部市场拓展记